导航

 
发布日期:2015-08-08 00:00:0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自从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很多人就落下了谈核色变的毛病。但其实,刨去建造成本高、技术要求高、管理成本高等等技术层面的问 题,核电仍然是非常安全、环保、高效的能源来源。早在十年前的统计数据就显示,当时世界上运行的区区440多台核电机组,发电量就占到了世界发电总量的 16%。而天平的另一边却是数以万计的传统发电厂。

所以,如果能够安全利用,核电绝对是人类发展不可或缺的能源来源。那怎么保证安全呢?为了让核电厂更加透明、让公众解开心结,从昨天开始,首届全 国核行业公众开放日正式举行,活动期间,我国16个在运、在建核电基地将集中开放,部分核工业产业链单位也同时开放。其实没什么悬念,公众最关心的,自 然是环境问题。

村民1:最怕就是空气污染和水源污染。

村民2:大气、水,到底污染的程度有多大?

这是2013年湖南益阳境内的桃花江内陆核电站即将开工建设时,村民们的忧虑和担心。其实这种担心时至今日,依旧是公众内心解不开的心结。 大气污染、水污染、核辐射,当核电站建在我们身边,它到底是能源,还是炸弹呢?开放日活动上,中广核集团总经济师岳林康表示,因为核电的特殊性,这种担心 完全可以理解。

岳林康:核电比较特殊,公众对它认识很少,在了解少的情况下,就容易受一些负面东西引导。所以我们要通过这种开放的形式,讲真实的核电,把公众请进来,让公众眼见为实,消除公众的神秘感,从而对核的和平利用产生信任感,这样大家可以支持核电的发展,认识到它的好处。

正在江苏南京工程技术学院大三读书的马涛,听到这些活动安排以后,立刻通过微信报了名,并幸运地被选中,参加中广核在广西防城港核电公众开放 日机会。他坦言,虽然自己就是学核电专业的,但来之前心里还是有点忐忑。通过核电开放日活动,他彻底对核电放心了,觉得自己这专业真是选对了。

马涛:特意从江苏那边过来的。

记者:参观完有什么感受?

马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自己没有介入之前有些恐惧,会担心核泄漏之类的,现在更放心了,自己也想大学毕业后能进入核电站工作。

其实,正因为考虑到像马涛一样的公众的担心,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泄漏事故之后,我国曾经一度暂停了新核电项目审批。为了能够打消公众对核 电建设、特别是核电厂运行对下游水质影响等问题的质疑,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组织专家学者,从2012年开始开展了广泛研究和论证。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 华祝介绍,经过调研,20136月面世的《内陆核电厂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指出,在放射性液态流出物排放方面,我们的内陆厂址更严格。

美国61.5%,的核电厂在内陆,法国69%的核电厂在内陆,国外近半个世纪的核电建设经验,足以证明内陆核电厂可以安全稳定的运行,对公众的安全和环境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选址安全只是基础,最关键的问题来了。核电厂对环境的影响程度到底有多大?研究报告回答:我国拟建内陆核电项目选址条件良好,不可能发生类似日 本福岛第一核电厂那样的严重事故。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陈晓秋说:以目前核电站的技术水准,放射性流出物主要是通过液态流出,而排放口一公里 处的水,就能达到我们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陈晓秋:像我们和法国排放的每堆放射性流出物总量是相当的,比美国严格一点些。

至于核电厂的辐射问题,核能专家毛亚蔚给出的答案是:全世界运行的核电机组有一半以上建在内陆地区,内陆核电厂核辐射并不如人们想象中的剂量大。与其担心核电站的核辐射,还不如减少不必要的医院X光检查。

毛亚蔚: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坐一次飞机,在万米高空一个小时受到的辐射5个微西弗,但是在核电成旁边,假设在这长期生产活动,他一年最大的辐射就是几个微西弗。


联系我们

CONTACTUS

地址(ADD):中国.大同市开发区恒安街14号    邮编(POST):037010

电话(TEL):+86-0352-6015588    传真(FAX):+86-0352-6014488

服务热线:400-070-1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