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发布日期:2016-11-23 00:00:00

光说不练的重组计划、是非不断的裙带关系、沸沸扬扬的“厕纸危机”……石油大国安哥拉的“钱袋子”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到底怎么了?自安哥拉总统若泽·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e Eduardo Dos Santos)于6月任命爱女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Isabel dos Santos)为Sonangol董事长后,业内忧虑重重,认为这样赤裸裸的裙带关系只会为安哥拉经济带来一个末日般的结局。

安哥拉于2002年结束了长达27年的内战,随之迎来快速发展的黄金期,首都罗安达甚至被誉为“新迪拜”。但好景不长,本应加速推动国家经济增长的Sonangol,治理不善、效率低下等内部问题逐一涌现,加上基建落后、资金匮乏等外部因素,直接将安哥拉GDP增长率从2007年破纪录的超过20%拉低至今年的不足2%。2014年中开始的新一轮油价大跌,再次让Sonangol受创,当下已然沦为国家经济危机的“代名词”。

争议最大的最高决策人

Sonangol的石油收入几乎负担了安哥拉所有开销,伊莎贝尔相当于在管理着国家的“钱包”,这似乎意味着她可以对安哥拉能源行业“指手画脚”,此外她还拥有该国银行业的部分控制权,这样“双管齐下”的局面,使她在安哥拉经济领域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显然,“一手能源、一手金融”的伊莎贝尔,才是真正在安哥拉呼风唤雨的人,她以Sonangol掌门人的身份兼管国家重要金融部门,再加上总统之女这样敏感的身份,无疑被视为非洲“最幸运且最危险”的女人。

路透社11月11日报道称,伊莎贝尔再次捍卫Sonangol董事长这一颇具争议的任命。她强调这一任命决定绝非姻亲关系驱使,而是自己具备良好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就我专业能力方面的质疑并不合理且缺乏学术价值。此外,我个人的投资情况,基于法律已呈现出最大透明度。在我看来,我更像是政治人士为2017年总统选举所进行政治游戏的箭靶子。”她表示。

据悉,多斯桑托斯今年4月开除了Sonangol整个董事会,一个月后以“提高效率和盈利能力”为目的确定了公司重组计划。按照当时制定的重组战略,Sonangol将继续以油气勘探和生产为核心,另将成立两个新的监管部门——实体代理处和高级委员会。实体代理处主要负责合同谈判以及政府和外资公司之间联络,如埃克森美孚、雪佛龙、道达尔、BP和埃尼等石油巨头。高级委员会则主要管理安政府在Sonangol中的股权,直接向多斯桑托斯报告。

然而还没等到重组战略正式展开,多斯桑托斯于6月任命了爱女为Sonangol新董事长,这一举措随即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安哥拉通讯社指出,至少14名安哥拉律师以裙带主义为由就这一任命提起诉讼,声称这违反安哥拉的廉洁法(Probity Law),该法主要以打击腐败为目的。10月,安哥拉最高法院要求多斯桑托斯就这一决定予以回应。

分析师指出,安哥拉石油工业和金融机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伊莎贝尔对石油和银行“双管齐下”的结果,极有可能让步履维艰的Sonangol,加速拉垮国家银行体系,毕竟她拥有很大权力要求银行为Sonangol的发展“买单”。

据了解,伊莎贝尔和安哥拉几大银行都有扯不清的关系。前身是安哥拉圣灵银行(BESA)的Banco Economico,Sonangol 持有其40%的股份,是该银行最大股东;安哥拉投资银行(BAI),伊莎贝尔个人持股约8.5%,多斯桑托斯家族的其他成员共持有该银行41.5%的股份;储蓄和信贷银行(BPC),为多斯桑托斯政府所有。

此外,最近刚刚合并的安哥拉千年银行(Banco Millennium de Angola)和大西洋私人银行(BPA),二者创建的新银行已经是安哥拉放贷规模第二大的银行。Sonangol拥有Banco Millennium de Angola和BPA的股份,这使得伊莎贝尔间接持有新银行至少10%的股份。

仅上面所述,伊莎贝尔在安哥拉银行业的渗透已经无法估量,业内对她可能拖垮安哥拉经济的指责绝非危言耸听。有分析假设,安哥拉为了规避油价持续走低的风险,可能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来弥补其资金缺口,但安哥拉债券都是按照本国货币单位宽札(kwanzas)发行,平均年利率约20%,然而该国年通胀率达到40%左右,但凡有点经济头脑的债券投资商都不会做这种亏钱的买卖,这使得外国投资者进一步远离安哥拉市场,届时,银行的资金漏洞补不上,Sonangol的发展受制约,“两手抓”的伊莎贝尔无疑是罪魁祸首。

令人汗颜的卫生纸危机

自6月伊莎贝尔执掌帅印以来,业内对Sonangol的“健康状况”予以紧密关注,这个在安哥拉后战争时代多个行业发挥主导作用的女人就任时曾誓言,要扩大透明度、提高效率并集中经营重点。但时至今日,该公司仍然在和欠款以及浮躁不安的状况作斗争。

法国国际关系学院(IFRI)专家安杰拉·奥格指出:“Sonangol处于一个非常不稳定的财政状况,特别是油价下跌的当下。该公司几乎负担了国家所有收入,但运营成本没有大幅下降,因此逾期付款等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法新社日前消息称,雪佛龙要求Sonangol偿还3亿美元的债务,已经下达最后通牒:要么马上还钱,要么终止合作。Sonangol随即发布声明称,油价下跌和部分费用分析和确认,导致付款延迟,将着手制定还款细则,其中已有2亿美元得到确认。

为了弥补不断减少的现金流,Sonangol出售了部分非石油资产,甚至向中国申请贷款。颇为尴尬的是,即便已经获得了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150亿美元的贷款,Sonangol仍然无法付清供应商的欠款,甚至还要强迫员工自带卫生纸上班,这被安哥拉本土媒体戏称为“厕纸危机”,该媒体援引安政府一位不具名官员的话称:“让每位员工自带厕纸是因为Sonangol现在面临着巨大财务危机。”

巴西颇具影响力的媒体《经济价值》指出,安哥拉审查与评估委员会调查发现,伊莎贝尔接管Sonangol时,该公司至少存在500万美元的资金漏洞。伊莎贝尔拒绝承认,称该委员会的职责是帮助Sonangol确立新组织架构,从而帮助安哥拉的石油竞争力,吸引更多外资。不过,在可笑的“厕纸危机”面前,伊莎贝尔的否认实属此地无银。

虽然安哥拉以经济多元化为由,设法从非洲开发银行(ADB)获得了15亿美元的资金,从世界银行处获得了2.3亿美元的资金,但该国资金严重短缺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低油价冲击加上运营缺乏透明度,身陷逆境的Sonangol给安哥拉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该公司石油销售占到安哥拉外汇收入的95%,但糟糕的业绩表现直接导致安哥拉经济增长放缓,该国外汇储备持续下降,从9月的229.28亿美元降至10月的219.5亿美元。

7月时,安哥拉放弃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未来3年高达4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改向中国等亚洲国家寻求新的经援来源,以强化与亚洲市场的能源关系。分析认为,IMF的资金主要是用于Sonangol重组所需,目前该公司最高决策人伊莎贝尔,可能正在接受父亲多斯桑托斯的安排,为接后者班做准备。显然,政治变数正在让安哥拉的经济局面变得雪上加霜。


多斯桑托斯自1979年统治安哥拉以来,对国内政商两界拥有广泛影响力,其家族长期受益于安哥拉经济部门,特别是能源行业,伊莎贝尔更是积累了高达34亿美元的个人财富,成为非洲地区最富有的女人。2012年连任的多斯桑托斯,5年总统任期即将于2017年结束,即便他在明年的总统选举中再次胜出,但考虑到年龄问题,他也将于2018年退休。

有分析师指出,伊莎贝尔的异军突起更加凸显了多斯桑托斯家族不打算退居幕后的野心,不管结果如何,确保家族人员仍然掌控安哥拉经济命脉才是重中之重,这是进一步巩固“多斯桑托斯王朝”延续下去的根本。

2002年内战结束,安哥拉此后数年的石油繁荣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外资,甚至最近超越尼日利亚成为非洲地区最大石油出口国,但经济结构单一且缺乏多元化和弹性,致使该国超过50%的GDP、90%的出口收入、80%的政府开支,都严重依赖石油工业。更可悲的是,2014年开始的油价大跌,再次重创安哥拉经济,不少分析认为,总统多斯桑托斯及其背后的家族与安哥拉政治经济紧密相连,是威胁国家经济发展的绊脚石。

特别是在多斯桑托斯提拔了爱女之后,这样的忧虑更加甚嚣尘上。尽管多斯桑托斯反复强调,伊莎贝拉具备良好的专业知识和管理经验,掌管Sonangol绰绰有余,但不可否认的是,裙带关系自古以来就是官场最为敏感的潜规则,这更加显示出多斯桑托斯在安哥拉政界难以绊倒的地位。如果这些石油财富只会惠及多斯桑托斯家族及其盟友,那么所谓的“守护”无非是将安哥拉最终逼上不归路。


联系我们

CONTACTUS

地址(ADD):中国.大同市开发区恒安街14号    邮编(POST):037010

电话(TEL):+86-0352-6015588    传真(FAX):+86-0352-6014488

服务热线:400-070-1070